其实在半山腰就着蓝紫色天空蛮下饭的(一边嚼着炒饭 一边想 啊 空间就是这么造出来哇 四五张块板一搭就成了棚 小榕树一旁厨子锅铲碰撞的响声 俩姑娘嘻嘻哈哈走上台阶 就注入了充满颜色和食物香气的记忆

换季

最近总是干一些不会留下痕迹的事儿
比如刚从六点到九点 没有挑到一套满意的睡衣
比如终日打开微信页面 看看有没有消息
(也有痕迹:今天学生会展示大会 我的小部员一个个可爱得我要化 所以你看啊 人与人一旦开始有联系起来 产生的力量往往是很迷人的
嗯 十一月了
为了提前迎接冬天的到来 下单了多功能小煮锅 还带蒸笼的那种 想开启冬日研究宿舍美食(增脂)的小世界
喜欢快乐食间出来后从乒乓球场那条小路走回宿舍
因为可以看见树荫投射下的宛若金色气球的斑驳光影
耳机里是同样属于秋日的春花
对难以揣度的极端气候瞬间不向往
毛衣和煦日试问谁不愿意好好享用
长达两个月的阴雨连绵
才让人开始发觉高三返校时坐在陈怡爸爸车里...

从快乐食间出来
歌乐山有几个瞬间还是可以美到驻足掏手机
当然照的并不好看
眼前的玻璃窗甚至会让人有一种从未清洗过的邋遢感
所以只有我自己知道当时有多好看 嘻嘻
仅仅记住这个画面带给我即刻的感动
就是我以后用手机拍照的意义
再也不刻意去摆放所摄物体造型
再也不添加矫揉造作的滤镜
photo as an old man yeah yeah yeah
今天上了整整一天课晚上还跑去参加了小鲜肉的广告第一课的讲座 眼睛都睁不开来啦
昨晚入睡前信誓旦旦对待好康康的课 这可是丰富知识库的绝佳机会 课上又趴下了 呜
下午的综英课是张老师给我们上的最后一节
她身子病了 临走的时候还一瘸一瘸
挥手说完拜拜我们跟了一句拜...

洗脸后

刚起来洗完脸后 照镜子
两颗巨硕的痘痘爆裂出了乳白色的流淌着的脓浆
拿出棉签和酒精 像以往一样开始消毒
棉签两头都可以用 我将棉花处沾上点点酒精
擦拭着这些欲撕裂的破损处
小心翼翼的 无可奈何的
这种痘简直让人绝望哭
仿佛擦拭不完 一遍又一遍
总有源源不断的乳白色向外冒出
我不停安慰自己 它们本来就是要冒出来才能好
这种类型的痘痘是来渝之后才长的
去各大省市医院配过的药膏和药品早已烂熟于心
论用处也丝毫不见得
也想像个艺术家一样 假装自己的审美病态也能被宽恕
雀斑多可爱多美好
痘痘为什么不可以被同样赋予与不完美却很特别的意义呢
不可以吗 这两颗痘痘没出现之前 我觉得可以
出现了之后
普通女孩子最...

又过了零点
室友:快去吃药
起身点头(生活俨然需要他人拯救的样子
刚和班委讨论完拍摄的内容
突然有一种
未来也不希望工作的 丧觉
冒出来的老年念头也很可怕 不如从了我妈考个公务员终日躺沙发看看报也行喔
只要不能任我摆布的 都统统任人摆布
但还是拒绝
想到日后看到不是混日子的人仍在认真对待生命 并且生活对他也有不错的反馈
我肯定会羡慕的 哎
所以还是自己拯救自己
今天总算抽空在b站上看了恋爱的犀牛
起因是在微博上刷到关于颐和园的专访 短片中段奕宏来探班 眼神就没离开过郝蕾
而郝蕾不自知
这样子她就真的很美哇
第一次看这种先锋形式话剧
台词和演员赞到没话说
内容下次说 不能熬夜了 不能
晚安

视奸

想到要含着满口酸辣凤爪味儿(洗不掉 入睡
啊!一天又这么放任自流了!
最近被工作和学习占据得没滋没味的
(难怪又偷吃了夜宵
不如每晚开设一个话题
琐碎说一说时不时浮出来的事儿
#视奸#
从啥时候养成的癖好:大概大二开学初 有晚失眠到凌晨两点 我恨 于是掏出手机
视奸哪种博主:最近没事老翻新婚小娇妻的更新 其实还有几个 普遍共同点 有美 (黏黏糯糯的美或者聪明狡黠的美或者坦然面对生活的随性美)
对视奸的浅思考:深知赞多了会让人不自然 所以经常访问而不点赞 不希望打扰这些博主的发挥 当然她们自导自演也不需要人点赞 就如微博本来也只是一个人的地盘 邀请来的人多了 非感情博主吐真心的时候也会不自在 也没想到...

雨季仍要来(近期记录

最近没有生活
因为生活充满学生会
明晚即将在在迎新会上做分享
真的想告诉他们一句箴言:
这辈子下辈子都不能入此坑
(然而不行
晚上连续开了两个会
系主任的历史小结报告完已经九点了
又紧接着去开突如其来的例会
回到寝室预习完两篇报刊阅读
已经凌晨十二点了
最舒服的时光当属烧好的开水倒入面盆
双脚伸入 掏出手机
以及打好食堂饭菜 坐下来开始看this is us
我是个自在散漫的人 我从来都知道
所以当生活习惯极端良好的室友来限制干预我的生活
被干涉后内心的憋屈和无奈
我要如何发泄在一个过分礼貌的同伴身上(真不行
啊 是时候赶紧转换注意力了
纵使你有多羡慕遇到真正合拍的朋友
真的很羡慕上次开会学姐无...

1 / 10

© Monica | Powered by LOFTER